首页 资讯 关注 生活 女人 汽车 房产 图片 公益 视频

情感

旗下栏目: 娱乐 影视 情感 时尚 亲子 美体 婚嫁 星座

谁动了富商的老婆?明朝的一起拐奸案告诉你: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来源:网络 作者:武汉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9-22
摘要:古语有云:非礼勿动。宋苏轼也曾说: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

古语有云:非礼勿动。宋苏轼也曾说: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人和物有很多,不能因为喜欢就要占为己有,如有违礼法人伦,必将受到相应的惩罚。

故事祥情解读:

明朝时期,徽州某地有一富商叫郭叙,祖祖辈辈都极善经营,因此家道殷实,美中不足就是郭家人丁不旺,而且几代单传。

郭叙在小时候由父母作主订了一门娃娃亲,多年忙于生意,这不年前刚完婚。而这时郭叙已年近三旬,妻子也年方二十了。

郭叙的妻子叫碧云,长得是十分漂亮,妩媚而不失矜持,妖娆而不失端庄,在当地是出了名的大美女。


 

这碧云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知书达礼进退有序十分尊重夫君,年纪轻轻又善于持家。郭叙娶了碧云,觉得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十分爱惜。

这不小两口完婚快一年了,仍然象新婚蜜月一般你侬我侬恩恩爱爱天天如胶似膝。按说郭叙早该外出料理家里的生意了,可是一直舍不得放不下新婚妻子。

碧云知道家里在外省有很多商号,如果郭叙长时间不去照管那很可能会出问题。在一次两人甜甜蜜蜜的过了一次夫妻生活后,碧云开始规劝丈夫男子汉要以事业为重,不能太过儿女情长,况且家中只有郭叙一个男人,生意上的事情只能他去料理等等。

郭叙说如果出去,路途遥远,一去可能就是一年半载,说他担心妻子一人在家寂寞孤独无助。碧云叫丈夫不用担心,说她的两个陪嫁丫环都很得力,而且情同姐妹,会彼此照顾好。

商人心性,加上碧云规劝,况且的确有很多事务需要郭叙亲自处理了,他就答应了妻子要去远行。郭叙马上把家中事务进行了妥当安排。


 

临行那天,碧云带着两个丫环送了一程又一程,最终还是执手相看泪眼依依惜别了。碧云直到看见丈夫的身影消失在天际才转身回家。

郭叙走了以后,碧云一度非常不习惯,一个人的时候她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寂寞,什么才是真正的孤独,尤其是婚后一直腻在一起,不管是心理或生理上都习惯了有郭叙的日子。

但是为了尽量避免事非,碧云深居简出,把对丈夫深深的思念压抑在心里。碧云喜欢乐曲,为了打发时间,她到乐坊请了个女乐师到家来教自己乐器。


 

因为丈夫郭叙也喜欢乐器而且略有研究,碧云学得非常认真,她期待在丈夫归来的时刻能够弹奏给他欣赏,或许可以夫妻合奏来一曲笑傲江湖呢,那该有多浪漫呀,郭叙一定会非常喜欢。

如此半年有余,女乐师隔三差五的来,碧云夜以继日的练。但是单调的日子终究单调,碧云越发的孤寂和郁闷,丫环劝碧云到外面走走散散心。

碧云觉得有道理,也担心自己闷出病来,于是安排了一顶小轿,在丫环的陪同下到郊外踏青,没想到这一去,却惹出了一段风流孽债。

时值仲春,大地万物生机勃勃,到处繁花锦簇争奇斗艳,蝴蝶和蜜蜂翩翩起舞一派繁荣景象,碧云高兴得撩起轿帘左顾右盼,她发现不少大户人家的女眷都出来春游。


 

来到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流边,碧云干脆落轿和丫环一起沿着河岸漫步,踏着柔软的泥土,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碧云整个人都神轻气爽了,她非常开心,脸上的愁云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眉目含春舒展笑颜。

走着走着,突然前面一群女眷指着什么事物在嘻嘻哈哈,碧云带着丫环走近一瞧,原来是两条土狗发情一公一母正在交配。见此情形碧云满脸通红连忙掩面匆匆而过,不知为什么她想起了新婚燕尔丈夫温情脉脉和她交合时的情形。

在郊外玩了大半天,碧云正准备让丫环收拾一下回家去,一阵悠扬悦耳的笛声随风飘入耳际。碧云举目望去看见一男子玉树临风般面对水面吹着竹笛,动作潇洒如行云流水。

而男子的背影跟丈夫郭叙非常神似,碧云痴痴的看着不知所以,直到男子转过身来才发现不是丈夫,碧云连忙招呼丫环打着小轿回家去了。


 

吹笛的男子名叫夏隶,仪表堂堂精明干练,是一个浙商,在徽州做绸布生意,闲暇时间喜欢吹笛。当日夏隶正对着水面忘我的吹着一首曲子,猛然感觉有人在看他,转过身来发现了碧云。

触目的一瞬间,夏隶的眼睛大放异彩,他觉得自己从未见过象碧云这般美丽的女子,大有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感觉。鬼使神差般夏隶尾随着碧云的小轿一直到目送她进了家门。

碧云回到家晚上朦朦胧胧睡着以后,做了一个好奇怪的梦。她梦见丈夫郭叙回来了,久别胜新婚,丈夫迫不急待要过夫妻生活,碧云也思念太久热切配合。

情到浓时碧云睁眼一瞧,发现身上的人不是丈夫而是白天吹笛的男子,猛然一惊醒来却是南柯一梦。碧云好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再说夏隶,自从那天见了碧云就象着了魔一样日思夜想,睁眼闭眼都是碧云走在河边那袅娜的身影。夏隶几次有意无意的来到碧云家门前转悠,可是都是大门紧闭再也见不到碧云。

没多久,夏隶就因为天天想着碧云而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碧云的身影在夏隶的脑海里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夏隶暗下决心一定要一亲芳泽,哪怕是石榴裙下死,做鬼都风流。夏隶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一念成谶,这是后话。

夏隶发现乐坊的一个女乐师偶尔会在碧云家出入,觉得有机会了高兴得手舞足蹈。夏隶备了一份厚礼以学笛为名求见女乐师。

女乐师收了夏隶做徒弟却发觉他根本无心学乐曲,整天心事沉沉,又天天都送女乐师贵重礼物,就问他到底有何事。夏隶马上拿出几根金条递给女乐师并说了碧云的事。

女乐师看着这么多金子动了心,她觉得凭她自己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假意推辞一番还是收下了,还开玩笑说以为是夏隶看上了自己呢。夏隶只能呵呵干笑。

女乐师收了夏隶的钱财后,思量着怎么帮他,就以教乐器为名更加频繁的到碧云家来。女乐师教完乐曲就陪碧云聊天,而碧云本就无聊寂寞,也很喜欢有这么一位知冷知热又有共鸣的女乐师陪她。


 

碧云与女乐师逐渐熟络起来,偶尔也让女乐师在家中留宿陪她通霄聊天。晚上,女乐师慢慢的就给碧云讲一些情色故事,碧云也听到饶有兴致。

女乐师见碧云喜欢听,就越讲越露骨,把那些红杏出墙的故事描绘得如身临其境。碧云听了常常心猿意马,有时都躺在床上情不自禁的抓住女乐师的手,心里想到要是此刻在身边的是丈夫郭叙该有多好。

女乐师见已经撩动了碧云,就开始给她洗脑,讲一些及时行乐的歪理,说什么就算出轨了只要保密工作做得好那就是神不知鬼不觉,何乐而不为。

女乐师见碧云听了只是辗转而不作声,继续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给碧云介绍一个很知趣的高富帅。碧云已经心动,半睡半醒的说到哪里去找这么一号人。

女乐师趁热打铁地说明天晚上就可以给你找来。碧云听了默不作声,女乐师见碧云默认了心中老大高兴。

第二天一大早,女乐师就去找到夏隶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一番。夏隶听了欢天喜天,又塞给了女乐师二个银锭子。

当天下午女乐师又来碧云家教她乐器,教完后用过完餐两人又到房里边吃茶点边聊天,碧云同样让女乐师在家留宿陪她。待到半夜丫环都已将息熟睡以后,女乐师告诉碧云说已将高富帅找来正在她家围墙外候着。

碧云听了好象很吃惊的说这怎么好就没说其它了。女乐师让碧云在床上等着还说人她一定会满意,就蹑手蹑脚的出去找夏隶了。


 

碧云躺在床上既紧张又期待同时还有些害怕。正当她踌躇犹豫的时候,黑暗中一个高大的男子爬到了她的床上。由于前期女乐师的诱拐洗脑,碧云此刻已没了羞耻之心。

黑暗中碧云两眼一闲,心想罢了罢了,就把男子当作是丈夫郭叙吧,然后任由男子在她身上作为了。或许是因为婚后太久没有夫妻生活,过程中碧云就象久早逢干露。

事毕,碧云起身点灯,发现男子竟然是上次春游见到的吹笛人,心中不禁窃喜,暗自叹道或许这就是缘份。而夏隶此刻也甜言蜜语花言巧语极尽哄骗诱拐之能事,拐骗得碧云欢欢喜喜。当晚两人发生了好几次关系。

此后在女乐师的安排下,夏隶夜夜到碧云家歇宿,两个丫环渐渐有了知觉,女乐师都用银子买嘱定了,丫环也不想多事就佯装不知。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碧云和夏隶偷情的事渐渐传遍了街头巷尾,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而碧云至此心性也已变了,巴不得丈夫郭叙永远不要回来。

郭叙有些好友实在看不下去,安排家中女眷去旁敲侧击规劝碧云,甚至请来碧云的兄弟劝她都无济于事,碧云根本不承认外面的风言风语。

郭叙在外经商正一年半有余了,思念家中娇妻,安排好事务就迫不及待的回家了。这天来到邻县,距离家中还有百几十里路程,来到一个好友开的客栈准备住宿一晚明早骑马赶路。

好友将他听到的关于碧云红杏出墙的事告诉了郭叙,郭叙还不大相信但留了一个心眼。

第二天郭叙回到本乡并没有回家,而是找了几个至交好友在傍晚时分开始悄悄埋伏在自家附近察看究竟。

天大黑以后,女乐师和夏隶一前一后进了郭叙家,郭叙这才相信好友的劝告。郭叙与几个好友商量准备要抓现行捉奸在床。

约摸时间差不多了郭叙带着众人撞开院门就往里跑。正在和夏隶苟合的碧云听见郭叙的声音大惊失色,示意夏隶从后院逃跑,夏隶抱着衣服来不及穿就跑向后院。

郭叙打开房门见只有碧云和女乐师,就开始四下寻找夏隶。夏隶跑到后院眼看众人就要过来,爬墙已来不及,见院中一棵大树上靠着个梯子,顺着梯子就爬到大树上躲避。

郭叙早已看到一个身影爬上了大树,但他计上心里佯装不知,带着众人在后院点了堆篝火,烤肉吃酒。


 

可怜的夏隶抱着衣服趴在树叉上一动不敢动,生怕众人发现他。碧云和女乐师都以为夏隶已经跑到外面去了也放宽了心。

时值隆冬季节,室外寒冷刺骨,郭叙和众人围坐在篝火旁边倒是很暖和。赤裸裸趴在树上的夏隶可就惨了,冻得哆哆嗦嗦又不敢动,上下牙齿咯咯作响。

夏隶和碧云及女乐师鬼混了那么长时间,身子骨已经很虚,刚刚又受了惊吓,赤裸裸趴在树上被冻得差点昏迷,一下没抱住树干砰的一声掉了下来,刚好头着地摔在树旁的大石头上,死了。

第二天郭叙报了官,县太爷派人看了现场后将一干人等带到县衙。大刑之下女乐师招认了所有事情。

县太爷根据当时刑律判定:夏隶罪有应得自己摔死,着其亲属收尸;女乐师诱拐良家女子被没收乐师执照罚劳役三年。碧云通奸有伤风化由其夫发落。

碧云被郭叙当官给休了,父母兄嫂无颜将其收留,只好寄居在一个尼庵里,后来被一个贪其美色的丧偶地主娶了做小妾。

郭叙在家休整了一年请了一个佃农照看房屋,又外出经商去了。又过了两年,郭叙和商贾友人一起来到江浙一带考察市场。

一天,郭叙和随从在酒家吃饭,听店小二说本地有桩奇事。大意是当地有个寡妇无儿无女无公婆小叔子,但家中有数不清的钱财房舍,守夫孝三年已满,要招赘一个夫君主持家事,好多男子跃跃欲试都没有成功。


 

郭叙好奇就跟友人一起准备去试试,没想到郭叙和寡妇一见就相互看上了对方,张罗着办了婚事。

新婚之夜办完男女交合之事,郭叙发现寡妇竟然还是处女,当下大惑不得其解。寡妇就将她的身世完完全全的告诉了郭叙。

寡妇名叫碧玉,被父母与当地夏家指腹为婚。后来碧玉逐渐长成到了结婚年龄,夏家的儿子夏隶一直在外经商没有回家,据说他在外省娶了小妾。

夏隶的父母年事已高,就以公鸡代替夏隶举行了完婚礼,将碧玉娶过了门方便照顾公公婆婆。

可是三年前夏隶在外地惹了风流官司丧了性命,碧玉就一直守寡至今,在公公婆婆的允许下招赘夫君主持若大家产,赡养年迈公婆。

结语:

人生当中,有可能会经受面对很多诱惑,只有不忘初心,坚守道德底线,才能让幸福长长久久。

综合生活信息门户网站 责任编辑:武汉网
免责声明:
1、本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最终指导方案;请谨慎参阅,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本站部分文章和图片来自互联网,不作商业用途,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有异议或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及时处理并删除。
征稿启事:
为了更好的发挥武汉网新闻资讯平台价值,促进诸位自身发展以及业务拓展,更好地为企业及个人提供服务,武汉网诚征各类稿件,欢迎实力来稿。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生活 | 女人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公益 | 视频

关于武汉网 | 合作洽谈 | 刊例服务 | 服务协议 | 常见问题 | 网站声明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现在 湖北武汉综合门户网站 信息仅供参考,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本站部分内容及图片来源于互联网,不作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并删除。
热线电话:15807193522 合作/建议在线QQ:273275115鄂ICP备20001422号-4 墙体广告 地坪工程 武汉网 www.wuhannews.cn